Menu

tlanyan

十里平湖霜满天,寸寸青丝愁华年

一加一加

警告:前方多图,流量党慎入!

本文的主角是一加小傻狗:

而不是一加手机的一加:

虽然一加手机的价格还比一加小傻狗还贵那么一点,但是一加小傻狗给生活带来的影响远不是一加手机能比的。

关于名字

一直不是很喜欢泰迪这类的小狗,觉得这类宠物狗是人们为了自身喜好而刻意培育出的品种,丧失了狗的本性。理想中养的狗应该威风活泼,对主人忠心耿耿,在内能镇家,在外能助人威风的狗。养狗之前稍微了解了一下,决定了阿拉斯加是我的菜:颜值方面看,幼年的阿拉斯加可爱呆萌,成年的体格强壮;性格上说,成年阿拉斯加对忠厚善良,踏实可靠。 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买阿拉斯加。

一加的名字,把它抱出来的时候就决定了:一加!理由很简单:这是我养的第一只狗,品种是阿拉斯加,所以叫一加;另外一加手机时我很喜欢的手机品牌,叫一加上口贴切。

缘起

刚买回家的小一加饥肠辘辘的样子,对什么都很好奇:

偶尔一加也有高冷的样子:

晚上溜一加,在办公室的一加:

可惜的是花好不常在,长大后的一加就长残了,再也回不到小时候纯真可爱的样子。放一张长大后的样子,对比感受一下:

换新家

一加来了之后,就要照顾一加。之前工作日住城里,周末到郊区的生活不存在了,因为周末也要喂一加!好在一加来了后两周,就搬到郊区去住了,不用来回跑。不好的地方是离上班的地方远,中午不能回家喂一加了。

搬家的路上:

一加似乎对新家也比较满意,很快适应了新家,没有出现晚上狼嚎。

玩具

一加对一般的玩具没太大兴趣,倒是对奶瓶和拖鞋情有独钟。因为一加喜欢玩奶瓶,那段时间每天喝爽歪歪,想想都是泪啊!!

有天出去溜一加,一加对一位老爷爷锯下来的木头挺有兴趣,就问老爷爷要了一个带回家玩。玩了两天后食欲不振,去宠物店打针吃药,担心木头有病菌,就扔了。

作为必要的一环,一加貌似对我的脚也挺感兴趣,不过就是闻完之后心情不大好。比如闻了之后想自杀:

又比如被我当脚垫后,激动不已:

生活

由于平时都要去上班,只能把一加自己锁在家里,晚上回来喂食。尽管这样,一加还是傻乎乎的,感觉非常的开心。

如果不是天气不好或者太忙,晚上一般都会出去溜的:

偶尔周末天气好,也会出去放风:

阿拉撕家

一加从来不算省心的狗,一直保持了阿拉撕家的传统。刚买回来的第二天,就给我生动形象的上了一课:

经常早上起来发现一片狼藉:

啃拖鞋,啃凳子,啃沙发当然也是一把好手!

饮食

刚开始听说阿拉斯加肠胃不好,都不敢乱喂东西。换狗粮都小心翼翼的,生怕一不小心把一加养死了。后来发现一加啥都吃,胃口棒棒的,也就放心了。一加最喜欢吃西瓜了,每次吃西瓜都眼巴巴的看着我,所以每次都是一边吃一边喂,喂完再把瓜皮给一加啃。

一加吃樱桃和蓝莓,香蕉桃子等来者不拒,相比较而言钟情蓝莓。

洗澡

把一加拿过来的时候,一加正好一个月。太小了不能洗澡,所以身上有股味道。买了干洗粉、空气清新剂等,只能稍微缓解一下,体味还是很重的。熬到三个月,也把预防针和狂犬病打了,终于可以给一加水洗了,不过一加好像不是很开心。

可惜的是,洗澡也不能去除狗味,挺麻烦的。

青蛙趴

估计是阿拉斯加的通病,一加很喜欢像青蛙一样的趴在地上,现在回想起来还挺可爱的。

剪毛

从北京回来后,第一件事就是把一加的毛剃了,顿时感觉没那么可爱了。伤感的是,剃毛后的一加是最后的印象。

别离

当初养狗的一个心理预期是:如果我不想养狗了(比如说有小孩),可以把狗送给我妈养。今年暑假我妈说要来这里玩,我还挺高兴的。一加这么可爱,我妈看到了肯定也喜欢。万万没想到的是,我妈进门看到一加说的第一句话是:我最讨厌狗了!听得我心碎了…

由于一加在家里,所以家里有狗味和狗毛。外加没怎么训练一加,一加的尿比较随意,经常要拖地。我自己倒是觉得还好,每天拖地四五次当锻炼身体了。我妈和小侄子来了之后,对狗味和狗毛比较反感,更因为这不能在家吃饭而生怨言。在我妈在的那些天,明显感觉到一加心情低落了不少。除了我之外,其他人都不待见一加,还总是嫌弃它,骂它臭狗。据说我不在家的时候,一加就自己乖乖躺一旁,我回来了后就对我特别亲热,总是粘着我。

刚开始几天还好,过了几天我妈实在是忍不了狗毛狗味还有捡狗屎(我不在家我妈只好自己捡),要我把狗卖掉。我嘴上答应着,心里并没有想着要卖掉。一加在的这两个月,虽然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,但卖掉或者送走也是很难接受的。每次我妈问我有人要没,我都随口说在联系了。

我妈终于还是受够了,于是对我说白送还没人要吗?我心想一加这小傻狗,估计自己还不知道要到人生的转折点吧。我妈倒还好,反正不是常住,让不让一加走要看后续的日子。于是问我老婆,想不想养一加。从她脸上勉强的表情上来看,一加的命运真的要发生重大转折了。

最后还是决定把一加送走。希望让一加找个对它好的新主人,所以也没想着卖钱。送走一加时,从电梯口看到一加不明所以的眼神望向我,这是对一加最后的印象,想想都伤感。

送走一加后,我妈和我老婆花了好几个小时把家里都重新打扫了一遍。焕然一新的家里,只是没有了一加。

终曲

一加走后,翻看一加的照片和视频,才发现不知不觉中一加已经长大了好多。越看就越对一加思念,也对自己没照顾好一加而自责。没顶住压力把一加送走,着实把肠子都悔青了,但是又不好开口要回来。完美的结局当然是对方说不想养了,然后我把一加接回来,皆大欢喜,可惜这只是幻想。

在微博上不时看到狗的照片,常常萌生出了再养狗的想法。冷静下来又觉得自己有病,把一加送走了又要养狗!一加不在的时间越长,就对一加的想念越深。刚开始被一加牙齿划出血,担心受怕的去医院打狂犬疫苗;最初舍不得打一加,导致裤子总被一加咬出洞,后来揍了几顿就老实了;一加身上的狗味,外出随性拉屎要处理,等等这些一加在时的烦恼,现在都觉得没什么,也快忘记了。现在能想起的是一加傻乎乎的模样:蜷在脚边啃椅子桌腿、眼巴巴瞅着我吃东西希望我喂一口、回房间后总是过来敲门、晚上睡觉就趴在门口睡、晚上独自像青蛙一样趴在阳台边上凉快,等等平时习以为常的模样,却让我思念不已。虽然我也经常说一加傻,但是傻乎乎表情和眼光中透露的忠厚、善良、纯真和无辜,每每想起都心生怜惜和愧疚,于是对一加的评分多一分,心中的懊悔增加一份。

曾经一加难为狗。

最后来一张一加早上六点多敲房门,把我吵醒后,开门发现一加一脸无辜的照片:

发表评论

Scroll Up